雷速体育视频一直加载中

雷速体育视频直播下载:揮之不去的虧損,阿里影業再出發

雷速体育视频一直加载中 www.730446.live 揮之不去的虧損,阿里影業再出發

今年的“十一”假期格外熱鬧,線下全國各地旅游景點爆滿,線上主旋律大片“燃爆”。

據燈塔專業版數據,2019國慶檔(10月1日-7日)累計票房突破43.84億元,同比去年的19.08億元,增幅達到130%,累計觀影人次超過1.17億次,上座率達到39.4%,創下國慶檔歷史新高。其中,電影《中國機長》和《我和我的祖國》累計票房突破31億大關,并在淘票票上分別獲得了9.5、9.3的高分評價。

佳作的出現離不開相關投資、發行公司的參與支持。阿里巴巴影業集團作為出品主力之一,其股價在10月2日上漲了3.15%,報1.31港元,是參與兩部或兩部以上國慶檔影片的上市公司中,唯一的一家在節后股價上漲的影視股。

翻開被推至聚光燈下的阿里影業的財報可以發現,過去幾年間阿里影業有過市值超800億港元的輝煌歷史,但更多的是在虧損邊緣不停徘徊。

揮之不去的虧損“陰霾”

自成立以來,虧損的陰影一直籠罩著阿里影業。

2014年6月,阿里影業從文化中國借殼登陸港股,凈虧損4.15億元;2015年,因得益于一筆凈財務收益(包括一筆來自銀行存款的利息收入 1655.84 萬和 7285.6 萬匯兌收益),使得阿里影業在這一年內盈利4.66億元;2016至2017這兩年內,阿里影業因專注發展淘票票,虧損卷土重來,凈虧損累計接近20億元,引得業內驚呼“太燒錢”。

不過,阿里影業似乎沒有想要放棄的念頭。2018年,公司持續發力淘票票,加之匯率波動,導致凈虧損達到了16.59億元。至此,阿里影業已累計虧損高達40余億元。

財務告急,阿里巴巴文化娛樂集團董事長兼CEO俞永福特地把樊路遠從支付寶調任阿里影業CEO,認為樊路遠一定會給阿里影業的發展加速。

2019年,在“新官”樊路遠的指引之下,5月底,阿里影業交出了一份可觀的“成績單”。財報顯示,截至2019年3月31日的12個月內,其總營收30.34億元,較去年同期的27.75億元增長了9%。凈虧損同比下降80%至2.54億元,大幅收窄10億元。

樊路遠不負眾望為阿里影業驅散籠罩已久的虧損“陰霾”,其關鍵在于“雙輪”戰術的落地。即“優質內容+新基礎設施”:一方面不放棄在影視上游的布局,對優質內容投入“不設上限”。另一方面持續打造行業新基礎設施,用互聯網基因來改造和提升傳統影視行業,這為阿里影業的突圍指明引路。

押注頭部影片

樊路遠上任后,率先澄清“阿里影業專心只做基礎設施”的說法。他強調“內容產出和基礎設施一樣,都會成為阿里影業雙輪驅動中的核心一環”。由此,樊路遠圍繞著“小大正”的理念開始參投各大影片。

據媒體統計,在過去一年內15部10億級別的電影中,阿里影業占據了8部,涵蓋了《我不是是藥神》(9分)、《紅海行動》(8.3分)、《狗十三》(8.4分)、《無雙》(8.2分)等高口碑的華語電影。由此,阿里影業幾乎壓中了2018年度所有高口碑、高熱度的頭部影片,被業內冠以“爆款收割機”的稱號。

另有,由阿里影業聯合出品的《綠皮書》,折桂第91屆奧斯卡最佳影片、最佳原創劇本及最佳男配角三項重磅大獎,使得阿里影業超越了亞馬遜和Netflix,成為全球首家出品奧斯卡最佳影片的影視互聯網公司。

再者,“沒有內容的公司不是一家好的互聯網影視公司”,深知這一道理的阿里影業還積極與博納、華誼兄弟、光線傳媒以及北京文化等頭部內容制作公司進行合作,啟動了“錦橙合制計劃”,聲稱將在未來五年以主投、主控或主宣發的身份,合作推出20部合制優質電影,投入人氣最旺的四大電影檔期。

目前,阿里影業發布5個“錦橙合制”項目,題材涵蓋各大門類。分別為《小豬佩奇過大年》、《刺殺小說家》、《拆彈專家2》、《第一爐香》以及《我在時間盡頭等你》。其中,《小豬佩奇過大年》于2019年春節檔上映,獲得1.24億元票房。

不僅如此,阿里影業還注重培養年輕的導演和編劇,以加碼布局內容領域。

早在2015年阿里影業挪用10億元,聯合優酷土豆、巨人網絡、新片場、北京電影學院等機構,推出了旨在孵化青年導演的“A計劃”。同時,接連成立了五大工作室,進行創作人才的培養,在樊路遠的眼中,編劇、導演、制片是真正讓影視作品成為好產品的鐵三角。

在這一年里,阿里影業加強人才培養,同時秉持“小人物、大情懷、正能量”的影片價值觀,牢牢地抓住了爆款頭部內容,從源頭上對優質內容進行阻截,并且為內容挖掘蓄力,極大程度上保障了阿里影業處于電影內容生產鏈的上游地位。

對“內容為王”的堅持,讓阿里影業開始步入正軌,不過萬事開頭難。

阿里影業2019年財年(截至2019年3月31日)業績報告顯示,在三大業務版塊中,內容制作業務收入同比下滑17.45%至4.59億元。官方對于收入下滑解釋稱,該業務處于調整期,公司消化了歷史項目并進行新財年的項目儲備。這在某種程度上也說明了,阿里影業在內容制作方面仍有很高的提升空間。

宣發武裝,數據賦能

能夠屢屢壓中“寶藏電影”的阿里影業,與其新基礎設施2.0的宣發能力更是密不可分。

在阿里影業鋪設的基礎設施中,淘票票是至關重要的一環。盡管在過去的年報中,淘票票瀕臨虧損險境,但值得慶幸的是,前期的虧損換來了淘票票不斷擴增的市場滲透率。

淘票票官方披露,淘票票提供全國9500+家影院的在線選座購票服務,覆蓋影院票房約占全國總票房的99.5%,覆蓋用戶數量達到2.9億;第三方數據平臺易觀的數據,2019年春節檔,淘票票的日均啟動次數達到589萬,居電影在線票務平臺第一位。

龐大的用戶群體為影片宣發、內容合作等方面提供了用戶數據作策略參考,不僅讓淘票票成為了各大國內外電影片方宣發合作的優選,同時也使得淘票票完成從工具型到決策型平臺的轉變。

淘票票逐步上位后,作為互聯網影視新勢力的阿里影業也從中窺見:通過進行大數據的采集、分析和應用,能夠最大限度提升優質內容的影響力。而后,一站式數字化宣發平臺“燈塔”應運而生,成為阿里影業搭建基礎設施的另一個“發力點”。

阿里影業于2018年4月北京電影節期間上線燈塔產品,旨在通過阿里內部工具和影片數據系統,實現互聯網宣發效果的最大化,更加精準地觸達用戶。根據阿里影業的官方數據,燈塔平臺上線至今已服務176個電影項目、109個客戶,為影片舉行了82場試映會,定制了210個服務報告,發布了117個市場觀察報告,影響用戶觀影決策路徑達3.2億次。

在今年的國慶檔,燈塔也“大顯身手”了一番。據媒體報道,針對《中國機長》這部影片,燈塔則實施了“秒級監測”、“日級推送”,并運用渠道投放工具,在線上線下立體覆蓋影片的核心觀眾,高頻觸達人次達到1.7億+;彼時的燈塔也已進入了“最佳客戶實踐階段”。

阿里影業高級副總裁、淘票票總裁李捷表示:阿里影業依靠淘票票、燈塔等平臺所積累的大量用戶觀影決策數據,判斷內容,在新基礎設施所沉淀下的多種宣發產品組合,進而將影片精準的觸達用戶,通過數字化宣發服務來為電影產業賦能。

為加碼大數據“導航”影片的宣發能力,阿里影業還把苗頭對準了線下影院推出“鳳凰云智”平臺。旨在運用人工智能手段,推動影院管理運營的智能化改造,為影院降低成本、提升效率。根據官方數據顯示:截至目前,鳳凰云智(及其連帶另一影院票務系統)合計已與近3500家影院建立合作。

從淘票票到燈塔、鳳凰云智,阿里影業更多是在布局影視市場的終端服務。而行業上游的制作領域,仍停留于傳統制片階段,是影視生產鏈數字化的“大窟窿”。

阿里影業似乎也已經察覺到了這個漏洞。于是乎,在2019上海電視節期間,阿里影業推出了云尚制片管理系統。針對傳統影視制作周期難把控、財務不透明以及制作經驗難以傳承等一系列痛點,用數字化手段助力影視制作的管理模式升級。公司表示,產品已于近期推出試用版,已在多家頭部制作公司近30個項目中使用。

經過這一年的實踐,阿里影業互聯網宣發的能力突飛猛進。據阿里影業最新發布的財報披露,2019財年內,互聯網票務和宣傳發行業務獲得收入24.64億元,同比增長13%,財務業績在報告期內首次實現了全年盈利。其中,票務服務營收11.864億元,內容投資及宣發營收9.615億元。

正如阿里影業CEO樊路遠所說:“短期來看,阿里影業的使命并不是考慮如何盈利,而是通過服務和平臺為電影行業帶來新的增量?!敝鏈?,阿里影業也已經實現了電影全產業鏈的“基礎設施全覆蓋”?!疤云逼?燈塔+云尚制片+鳳凰云智”共同構成了阿里影業的數字化影視矩陣,大幅提升為優質影片保駕護航的能力,成為阿里大文娛全面協同的另一重要支點。

阿里文娛的聯動“開關”

2016年中旬,阿里宣布聯合旗下阿里影業、合一集團(優酷土豆)、阿里音樂、阿里體育、UC、阿里游戲、阿里文學、數字娛樂事業部等成立大文娛版塊,并表示阿里大文娛是阿里巴巴“雙H”戰略的其中一環,也是阿里巴巴重要的內容生產平臺。

然而,阿里大文娛的財務表現卻不盡人意。

阿里大文娛2018年第一季度營收為39.27億元,運營虧損為25.86億元,當時是所有阿里巴巴集團業務條線中虧損最嚴重的部門;第二季度,阿里大文娛總收入達到59.75億元,同比增長46%,但虧損額也達到42.9億元;第三季度,阿里大文娛營收59.4億元,虧損48.05億元,依然是阿里巴巴當季度各業務中的虧損王;第四季度,阿里大文娛運營營收64.91億元,虧損70.97億元。

揮之不去的虧損,阿里影業再出發

合計下來,僅僅在2018這一年內,阿里影業所在的阿里大文娛合計虧損了將近214億,無疑是個“拖油瓶”。不過,面對阿里文娛嚴重的虧損,阿里巴巴對其支持力度依舊沒有削減。

那么,阿里影業在“扶持阿里大文娛”的劇情中扮演著什么角色?

一方面,阿里影業的淘票票作為阿里旗下重要的票務平臺,與優酷、UC、蝦米音樂等共同構成引流抓手。另一方面,以阿里影業為首的阿里文娛生態,通過影視劇、文學作品和體育賽事轉播等形式,不斷擴充產品內容規模,驅動產品的流量增長。

在淘票票等業務的帶動下,阿里大文娛似乎有咸魚翻身之勢。

阿里巴巴2020財年第一季度財報披露,阿里文娛版塊歸屬的數字媒體與娛樂版塊,期內實現收入63.12億元(人民幣),較2018年同期的59.75億元增長6%;經調整EBITA虧損同比大幅收窄9億元,降幅達到28.7%。報告指出,阿里影業作為阿里巴巴集團子公司,公司財務并表之后,為阿里文娛版塊收入增長提供了積極作用。

“淘票票×優酷”便是說明阿里影業聯動阿里文娛內部效果良好的最佳范例。據官方數據顯示,影片《復仇者聯盟4》在淘票票×優酷雙端的“想看”+“預約”量近600萬,預告片的雙端播放量超過3680萬,成為同類數據指標里的行業第一。

可見,阿里影業既為阿里文娛打造出流量入口,豐富了內容生態,并不斷構建起阿里大文娛“內容—流量—內容”的生態循環。而這也意味著阿里大文娛針對電影業務開啟了全面協同的步伐。

除了阿里文娛內部的聯動之外,阿里影業與阿里電商平臺的協同效應也逐漸顯現。據阿里影業2019財報披露,綜合開發業務收入1.11億元,增長率為174%,首次實現三位數增長。通過IP營銷、衍生品開發、空間合作等生態型玩法,大文娛平臺參與、孵化的優質IP實現深度變現。

總而言之,背靠阿里巴巴集團,阿里影業正在通過大數據和生態協同的力量,不僅賦能片方和整個影視行業,為消費者提供更優質的體驗,也逐漸喚醒“沉睡”已久的阿里文娛,讓“奶爸”阿里的“文娛夢”能夠早日落地。

影業領航,有待加持

雖然,阿里影業對阿里文娛收入有“錦上添花”的效果,也表明了阿里影業對阿里大文娛產業的地位正在逐漸增強。但是,從競爭對手以及相關的研發投入等方面來看,卻隱約透露著阿里影業對阿里大文娛驅動的乏力和無奈。

首先,淘票票與貓眼的競爭顯露疲態。經過樊路遠的不懈努力可算是讓淘票票坐擁2.9億用戶以及9500+家影院,不過其市場占有率仍然低于競爭對手貓眼。

揮之不去的虧損,阿里影業再出發

對比2016至2018年里兩者的市場份額來看,淘票票僅在2017年以30.94%的占比實現反超,接棒貓眼當第一。從那以后,淘票票一直處于追趕貓眼的狀態之中。

根據艾媒咨詢數據顯示,截止2019年第一季度,淘票票仍以31.5%的占比落后于貓眼位居第二。長期奔跑猛追的淘票票,同時還兼顧著協同阿里文娛業務的流量“重?!?,淘票票業務“疲態”開始顯現在財報中。

在貓眼娛樂發布的2019年中報里,貓眼上半年總收入19.846億元,同比增長4.7%,其經營利潤率為19.3%,凈利潤率為13%,公司整體已經實現盈利。而阿里影業的淘票票,盡管經營利潤實現良性轉變其虧損大幅收窄至10億元,可仍舊處于虧損通道中。

可以預見,長期把持中國在線票務市場主控權的貓眼娛樂,同時背靠騰訊及美團這兩大流量資源,其發展條件比淘票票更能在票務航道中占據先機。

其次,停留“紙上談兵”的5G,亟待阿里影業投入研發。隨著5G技術的商用推廣,各大互聯網公司紛紛投身研發,而作為中國互聯網“巨頭”公司之一的阿里巴巴自然也不例外。

事實上,阿里在研發方面的資金投入,可謂一點都不手軟。根據阿里巴巴的財報顯示,2016—2018這三年內,阿里巴巴分別以152億、186億、284億人民幣的研發支出蟬聯中國企業研發之首,遠超騰訊和百度,并且在逐年增加。

揮之不去的虧損,阿里影業再出發

(圖片來源:智能攻略)

反觀影視產業,雖然背靠阿里的阿里影業擁有了諸如燈塔、鳳凰云智、阿里魚等數字化平臺,先前阿里集團的“班長”馬云也曾放出豪言:阿里文娛再虧10個億也不是問題。但是涉及5G技術,阿里影業目前還尚未有投入使用的具體動向。

面臨中國影視產業的蕭瑟期,樊路遠的“雙輪”戰術讓阿里影業在亂世中站穩腳跟,打開了傳統影視的“新玩法”。承載阿里“文娛夢”的阿里影業將迎來一個嶄新的開始,一次回歸初心的再出發。

文/金融外參,公眾號ID:jrwaican

本文為作者投稿到『互聯網的一些事』,轉載請注明出處。

「互聯網的一些事」聚焦互聯網前沿資訊,行業爆料、小道消息、內幕挖掘,關注互聯網熱點事件!干貨分享,提供各種產品文檔、行業報告、設計素材免費下載。官方微信:imyixieshi

本文鏈接: //www.730446.live/133634.html (轉載請保留)

{ganrao}